快捷搜索:

小弟就算是跑到地狱里也要为老大找一株来

 
    云扬冷口冷面冷眼地看着他,冬天冷顿时又感觉一阵笑意涌起,差点又要爆笑出口,幸亏太冷了,他身上的寒意还没消散,还提醒着他,这才勉力忍住了。
 
    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老大您到底有何吩咐……我我我……小弟……阿嚏阿嚏!……赴汤蹈火,阿嚏……在所不辞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对于是否交代冬天冷这件事越来越没有信心了,这货实在是太不靠谱了:“还是等我再想想……你先出去吧。”
 
    冬天冷迷迷糊糊的走出去,兀自感觉迷惘之极:这……咋回事儿?
 
    难道竟是在玩我吗?
 
    看着冬天冷又再度一脸迷糊的走出来,冬氏家族几位长老感觉直接就是日了狗!
 
    “哎……”
 
    人人都是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 
    只感觉心中的无力感,已经去到了极处。
 
    人生不幸啊!
 
    人生本来已经艰难之极,怎地偏偏又摊上这么一位少爷。
 
    前途无亮啊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第二天一早。
 
    春晚风,夏冰川,秋云山三人整理好了行装,前来向云扬辞行;却发现冬天冷好似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的德行,焉头搭脑,无精打采,浑身上下都仿佛罩着一层迷雾一般,满头满脸满身满心的魂不守舍。
 
    “你这是咋了?”春晚风关心地问道。
 
    冬天冷瞪眼道:“我哪知道我咋了?我要知道我咋了,还用你问?你闲的吧?”
 
    春晚风一番好心惹来一通狗屁呲,顿时一肚子纠结:“你丫的吃错药吧?”
 
    “药不药的你能治啊?”冬天冷不客气的道:“滚!别挡老子面前碍眼!赶紧滚,痛快滚!”
 
    春晚风气的一肚子大便,特么大早晨起来你就给我这样的不痛快!
 
    我关怀你还关怀出错了,你这么拽你咋不上天呢?!
 
    “那你走不走?”春晚风瞪着眼睛。
 
    “我走不走关你屁事!”冬天冷也瞪着眼睛。突然发现了新大陆:“哎,你们三个,特么的这几天怎么没穿绿袍子?怎么没戴绿帽子?你们这三个没有信誉的无耻之徒!赶紧给老子换上,麻利的,痛快的,我说这几天总是不爽快,原来你们几个混蛋赖了我的账,一群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,下作!”
 
    秋云山夏冰川春晚风三人登时齐齐瞠目结舌,哑口无言,半晌无语,瞪着冬天冷,额头上青筋跳起来老高。
 
    特么什么时候了,你居然还记着这些?
 
    三人一脑门子的黑线,再也不理这货,径自去找云扬告别。
 
    你丫的爱走不走!
 
    “江湖风波起,归家保平安,诸位尽早返程回家。”云扬道:“就此分别吧。”
 
    秋云山三人登时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,但就表面看来,一切全都正常得很,风平浪静。
 
    而且,云府此际还有雷动天与老穆这样的超级强者坐镇,无论如何,也不该出事才对。
 
    “老大您也多多保重!”
 
    三人说这句话的时候,分外情真意切:“日后天高水长,千万莫要忘记了我们家族,还有您的一位兄弟。不管有什么事情,只需要老大一张纸条一句话,兄弟我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!”
 
    “有心!多谢!多多保重!”
 
    云扬微笑。
 
    三人接上那三头正处在深沉睡眠之中的玄兽幼崽;但只要对玄兽有所辨识的人都会感觉出来,这三头玄兽,已经不同了,本质丕变,未来不可限量。
 
    三大家族的人深深弯腰,向着云扬鞠了一躬:“云公子,多谢了!”
 
    云扬点点头:“后会有期。”
 
    他抬头,看着远方阴上来的云彩,心中默默地说道,看来……又是一场暴雪将来了!
 
    春晚风等人退后几步。
 
    冬天冷上前,纠结万分的说道:“老大,您之前说的到底是啥事儿?”
 
    “没事了,是真没事了!”云扬打定了主意,不用这货了,随便找个理由道:“你也一道回去吧!确实没啥大事儿,原本我想让你帮我找点幽冥草,但想一想,这东西全凭际遇,有心寻觅难度太大,我还是等有空的时候自己去找吧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五十章 能占的便宜快拿到手!
 
    “幽冥草!?”冬天冷精神一震:“老大你放心,小弟就算是跑到地狱里,也要为老大找一株来。”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 云扬一拱手,朗声道:“四位兄弟,各位朋友,一场欢聚,终有尽时;天涯海角,不忘今日。江湖路远,红尘人间;山高水长,后会有期!”
 
    “云公子多多保重!”
 
    “老大多多保重!”
 
    冬天冷四人肩并肩地走出云府大门的时候,回头看去。只见云扬一如既往的一袭紫衣,依然在雪地中站立,身形挺拔,面含俊逸笑容,风姿绰约,俨然一副绝美图卷。
 
    四人却不期然间齐齐感觉到心中一酸,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老大多保重啊……”
 
    四个人的声音,尽都夹杂着呜咽。
 
    云扬轻轻挥手,眼神中带着从未有过的祝福,心中默默道:“你们四人,也多多保重,他朝……有缘再会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四大家族方面的人手终于走了。
 
    雷动天背负双手,不知道什么时候,卓然站立在了云扬身后,看着逐渐远去的人群,雷动天淡淡的问道:“为什么不让他们留下来?为什么让他们走?”
 
    云扬一时默然,半晌才笑了笑,却没有开口解说什么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