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直接将冬天冷的衣领拉开一大团的冰雪就塞了进

这种兴奋快意的感觉,实在是太澎湃了,以至于走路都有些发飘,若不是胯下还有那三两坠着,估计都能直接上天了。
 
    “我要交代你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说出五个字就停下了。
 
    因为他看出来了,或许冬天冷本来过来乃是想要问问自己要他做什么事情的;但看到自己之后那种骚包的本性却又占据了上风,本能的就想要显摆显摆。
 
    瞧他那一脸的迫不及待德行,早已是狼子野心,欲盖弥彰。
 
    “老大你是不知道啊。”冬天冷快活的坐在云扬床沿上扭着屁股:“我这一辈子,就从来没有这么强大过!”
 
    云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一时无语,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有点不靠谱了,交托给这个人那件事,真的好么,太冒险了一点吧……
 
    “太爽了!”冬天冷十分快活:“真是太爽了!我从来没有想到,这种大机缘居然会落到我的身上,哇哈哈哈……等我回到家,特么的,我就装低调,要是有人考察我,我就一点一点的展现出来……一次一次的让他们震惊,我要让他们震惊到怀疑人生!”
 
    “我要打击家族那些所谓的天才,打击到他们无地自容哇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“看谁还敢小看我,纨绔怎么了,纨绔就不能成才了?”
 
    “老子就要成为天底下最纨绔却又最天才的那个人!”
 
    “哇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想起美好的前景,冬天冷叉腰大笑,云扬清晰地看到,在那大张的嘴里,那红色的舌头在灵活的不断跳动……
 
    云扬由一时无语转为震惊万状,他是真的没有想到,冬天冷居然会有这样的智商!
 
    这不是某些里某位主人公的套路伎俩么?
 
    卧槽冬天冷你难道想要转职当主角了?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九章 你笑什么?
 
    一冬天冷越想越是兴奋,两只眼睛幻想着未来的美好,尤其是别人震惊时候的表情,爽得整个人都高潮了,身子一歪就趴在了云扬被子上,两手一个劲的拍着被子,闷声大笑,笑得张狂,笑得肆意,笑得意气风发,笑得没了样子。
 
    “呜吼吼吼呜吼吼吼嘿嘿噶嘎嘎哈哈哈哈嗝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一头黑线,又再度无语了。
 
    良久良久之后——
 
    “你笑完了没?还打算笑多久?”
 
    “没……呜吼吼吼噶……”
 
    “到底有完没完!”声音严厉。
 
    “呜吼……呃,完了,笑完了……”冬天冷讪讪。
 
    云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半晌无语,冬天冷讪讪地坐直了身子。
 
    云扬的视线随即又注目于自己的被子之上,目光尽显冰冷。
 
    冬天冷脸上登时一僵,讨好的用手赶忙去抚平褶皱,却看到上面湿了一块,那是自己笑出来的口水,还有一团鼻涕……
 
    冬天冷情知不好,赶紧手忙脚乱的去抹。
 
    男人的被子上,多了另一个男人的体液,这个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!
 
    云扬面无表情,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,有意无意地盯上了冬天冷的屁股。
 
    冬天冷登时感到浑身上下都不得劲,讪讪地站起身来,却使劲地弓着腰,一脸谄媚外加谦卑的道:“老大……嘿嘿……我是来……我是来……我来做什么的来着?”
 
    云扬眼神都空洞了,这特么的到底是一个什么货?!
 
    冬天冷趔趄着就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道歉:“老大,你看我……弄脏了你的被子,不小心来着……这个…那个…老大你等下记得洗一下啊,千万别让别人看到,就不会有人认为你尿床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黑着脸,搓着手,杀机四溢,难以抑制。
 
    冬天冷倒退着往外走:“老大你……恩恩,啥都没事……就是那团鼻涕,你处理一下就好了,这个,你毕竟还没那啥,免得被人认为你那啥……其实那也没啥,是男人都会那啥的,要是真没那啥才真正那啥了呢,但那啥终究是……被误会了不大好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瞪大了眼睛,这次是真的有些迷惘了。
 
    这货说的是什么?
 
    什么那啥是那啥,那啥不是那啥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!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……唔吼吼嘎嘎嘎嘎哈哈哈哈哈嗝……”冬天冷看到云扬由冰冷转为懵逼的表情,突然间好似是想到了为什么,笑点直接到了鼎沸处,疯狂的大笑起来,上气不接下气,张着嘴居然合不上的笑,就像是要活活将自己笑死过去一样……
 
    云扬一头黑线。
 
    “你这二货发什么神经病!你又笑什么?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”冬天冷越发笑得快意,渐渐笑得喘不过气了。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云扬莫名地感觉到自己竟然被鄙视了,登时狠狠一脚就踹了出去,冬天冷整个人好似腾云驾雾一般地飞了出去。五体投地的趴在雪地里,却兀自大笑不已。
 
    一个冬氏家族的高手小心地问道:“公子怎地被踢了出来?有没有问明白,云公子到底要我们做什么事?嗯……你笑什么啊?难道是被云公子点了笑穴?”
 
    “啊?”冬天冷闻言之下一下子就懵了,一拍大腿:“糟糕,这正事儿让我给忘了,这事弄得……”
 
    几个在外面等候的冬氏家族高手一头黑线:这你也能忘了?那您是进去干嘛的?笑他么的能当正事办么?
 
    真有心问问,你到底进去干什么啦?
 
    特么的就自己笑得跟个海狗似得,居然还回去怎么装逼说了一堆,打算是挺好,想的也挺美,但是……你以为我们这些在外面等着的都是聋子?
 
    云公子说你二货那都是轻的,轻到极点了,你他么的就是老子活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的煞笔!
 
    冬天冷急匆匆的爬起来,又跑了进去。
 
    “滚出去!”
 
    云扬震天怒吼。
 
    “呃……”冬天冷狼狈之极:“我就是来问问……”
 
    “问个屁!”云扬怒不可遏的道:“你刚才在笑什么?那啥又是啥,你他么的到底在说啥,在笑啥?”
 
    “那啥是啥?我就是在笑……”冬天冷顿时又想了起来刚才的系列对话,登时一股笑意又再度直冲脑门,顿时又张开大嘴:“哈哈哈哈嗝……嗷……”
 
    随着一声惨叫,整个人又被踹了出去。
 
    外面几个冬氏家族的高手这下子真心的无语了!
 
    你这个憨货到底还能不能行了?
 
    会不会说话,会不会办事,能不能有点正形,能木能?!
 
    几个人一时间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也不管这是自己家少爷了,恶狠狠的扑上去,直接将冬天冷的衣领拉开,一大团的冰雪就塞了进去!
 
    我让你笑!
 
    笑个西八!
 
    “嗷……”冬天冷的惨叫惊天动地,空前惨烈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冬天冷第三次是打着哆嗦,唇青面白地走进去的:“老大……得得得……你到底让我帮你……得得得……干什么事?”
 
    冻死了!
 
    真正的冻死了!
 
    我现在已经被冰冷的寒意所支配!
 
    这还是我自己家的侍卫么?不仅扒了我的衣服往里塞雪块,而且还将我的玄气封住了……
 
    这天下间,谁家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侍卫?
 
    嗯,还不止一个,是一群!
 
    “我怎么总是遇到一些奇葩呢……”冬天冷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