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但你们的的确确帮了我不少忙云扬在此表示诚挚

 
    一雷动天从一开始接触自己之时所作出的铺排,从间接接触冬天冷、受到羞辱仍旧未曾痛下杀手反而籍机与自己建交,又汲汲营营拉拢自己,不惜送出大量优质资源,乃至后来对自己透露许多玄黄界高端机密,在在显示了此人亦是极有心计的狠角色。
 
    只不过他初初就坠入自己的布局谋算之中,终至泥足深陷而不自知而已,若是彼此情势明朗,云扬自问也没有十足的信心就能算计到对方!
 
    不过话说回来,算计这玩意就是有心算无心,若是明知彼此份属敌对,不加以设计,那不是傻了么?而此次不就是彻底地洗掉了计灵犀和月如兰的嫌疑。
 
    在有心算无心的前提下,就是这么简单,一个碰面足矣。
 
    只是,接下来仍要考虑两女的安全问题,具体到哪里躲藏才合适!
 
    “我们不走!”
 
    计灵犀和月如兰这会的反应完全一致。
 
    云扬布局的整个过程计灵犀和月如兰都有看到,自然知道现在的云府已经卷入了何等的漩涡之中!
 
    面对四季楼即将到来的报复,就算主要针对目标乃是雷动天,但云扬设计这一切的同时,却也将自己一并陷入了进去。
 
    无论从玉唐高层有数人物这一层,还是雷动天至友这一层关系,四季楼都不会对云扬视而不见,甚至直接就是最佳下手目标,不二之选!
 
    在这样的时候,自己若是离开……两女觉得,那是绝对不可以到的事情!
 
    芸芸人世这么多年,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悲欢离合与家族背叛之后,云扬这里,已经可说是她们最后的温暖港湾!
 
    她们不会离去!
 
    两女态度之坚决,让云扬心下一筹莫展之余,却也几分暖意涌动。
 
    不愧是八哥的妹妹和未婚妻,明知危机将临,仍旧不会趋利避害。
 
    只不过,我又怎么会让你们遭遇危险?
 
    即便只得风险,也不可以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老梅,老白,老方。现在云府即将面临大麻烦;四季楼的报复,很快就会大举前来,你们怎么看?尽叙胸意无妨!”
 
    云扬看着对面三人。
 
    “力战而已!”老梅一片云淡风轻。
 
    “只要能够陪着公子就好,生死不过一眨眼的事。”方墨非笑的很是轻松。
 
    “哎……我能不能上个厕所?”白衣雪唉声叹气。
 
    “不行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能咋办?不外就是跟他们干了!现在离约定到期那会早着呢!”
 
    白衣雪一脸的苦菜色。
 
    云扬呵呵一乐,随即从袖中取出三个玉盒:“这里面,每个盒子里面都有三枚朱果,你们等下可先吃一颗,该当能够增加五十年修为;第二颗,能够增加三十年修为,第三颗,可以增加二十年修为。在接下来的这三天时间,每天吃上一颗;务必要将自身战力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,增添几分存活本钱!”
 
    白衣雪三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!
 
    “若是雷动天所言不虚,只要服用三颗朱果便可增加百年修为!”云扬轻声道:“但愿这场浩劫之后,我们都能没事。”
 
    方墨非三人呼吸急促,看着眼前的玉盒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材地宝!
 
    传说中,吃一颗就能增加修为的超级天材地宝!
 
    居然就这么真实地摆在了自己面前。
 
    而且还非止一枚,每人三枚,百年修为?!
 
    任谁都知道纵使是再如何珍惜的天材地宝,也就只得第一枚助长服用者修为最佳,第二枚效果便要大打折扣,至于第三枚,还要比第二枚更有不及,所以云扬一次性给每人三枚朱果,就严格意义来说,其实是一种极大的浪费,三人合共九枚朱果,若是分润九人,可令九人每人提升五十年修为,这其中差异,却是显而易见的!
 
    但云扬此际,却是毫无犹豫地将朱果给了三人,这份重视,这份推心置腹,却也是显而易见的!
 
    “多谢公子!”
 
    这会就连白衣雪也是不禁动容。
 
    武者对于自身实力精进的渴求,乃是一般人都无法理解的。
 
    那简直就是一种至极的狂热!
 
    毕竟如云扬这么一次性发放三颗朱果的,在这天玄大陆上,根本就从来没有听说过!
 
    这已经不是大方可以形容的。
 
    “只可惜,这朱果只能吃三颗;再吃的话,就与一般水果毫无二致了。”云扬叹口气:“各自拿着,都散了吧!”
 
    “务必要在三天之内,将实力提上去,我们现在可以从容的时间,或许就只得这三天了!”
 
    “是,公子!”
 
    老梅,方墨非与白衣雪三人眼中发光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扬居中,面前是春夏秋冬四大纨绔。
 
    “老大,我们真心的不想走,你说我们回到家族干啥去?我们在家族,只是不受重视的……”秋云山耷拉着脑袋:“哪里有在这里快活,随心所欲,自由自在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,一旦回去了,基本就跟被关起来无异;天天还有人用手指头戳着额头训斥你,简直比单纯囚禁还要更惨……”
 
    “说的没错。”冬天冷裹得像个粽子:“家里长辈实在太多了……每个人都能指着我们骂一顿……还不能回嘴,那氛围老大你能想象么,痛不欲生,惨不忍睹,绝非说笑啊……”
 
    夏冰川连连点头:“其实还是让那些护卫们将玄兽送回去,我们在这里陪着老大玩不好么?”
 
    云扬哈哈一笑:“难道你们还能在我这待一辈子,迟早还不都是要回去的。就算是在我这里玩一年十年,彼时还不是终有分别之日,天下岂有不散之宴席?!”
 
    四人一起叹气,黯然之色溢于言表。
 
    云扬深沉的说道:“四位兄弟,在这段时间里,虽然你们自己或许不知道,或许知道,但你们的的确确帮了我不少忙,云扬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。”
 
    云扬的画风突然转为这么的正式,一下子让四人齐齐愣住了,有点不知所措之余,更形郝然,半晌才道:“老大说得哪里话来,有事自该小弟……。”
 
    “别插嘴,听我说完!”
 
   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我知道你们虽然各自都有各自的私心,但是在这段时间了,也的确是大家感情不错,相处得甚是快乐。”
 
    “在你们临走之前,我送你们每人一件礼物。”
 
    云扬推出来四方玉盒,轻声道:“你们每人面前的盒子里面,都有一颗五百年功候的朱果;服下去之后,立即运功行气,可以获得五十年精纯玄气修为。”
 
    云扬微笑道:“算是我送给四位兄弟的临别赠礼。”
 
    这下子,四人由发愣转为呆滞了,只感觉头脑好似突然炸裂了一般。
 
    啥米?
 
    传说中的朱果?还是五百年功候的朱果?!
 
    这等天赐机缘,老大怎地就这么随手送了出来呢?
 
    须知这种仅在传说中出现的极品天材地宝,每一次出现在江湖之中,都伴随着一场腥风血雨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