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但雷动天于两女可谓是梦魇一般的可怕存在

 比如冬天冷获得灵蛟宝剑的时候,秋云山等人那种嫉妒羡慕……
 
    尽都溢于言表,觊觎万状!
 
    但也就仅此而已。
 
    更过分的事,却不会做。
 
    冬天冷不断发狠又要下药又要毁灭又要怎么的,却就只是嘴上功夫,实在的什么都没有做。
 
    夏冰川等人咬牙切齿要抢冬天冷的剑,赌咒发誓眼睛通红,但冬天冷当真被人打伤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相挺。
 
    明知不敌但是就算只是在嘴上,也要为兄弟出这一口气。
 
    这些,云扬全都看在眼里。
 
    这已经是极大的可贵,难能可贵!
 
    这四个纨绔,其实心中各自有自己的坚持。他们嬉笑怒骂,游戏人生,心底反而不存任何的权力欲望;
 
    或者源于他们自己早已将自己已经屛弃在了家族力量争夺之外。
 
    正是有了这份自知之明,纵使看似胸无大志,却能够活得真实,活得实在。
 
    而秋云山等三人面对雷动天这等根本不能抵抗的强者,仍旧昂然无惧,宁死不退的那一刻,让云扬想起了自己的兄弟,心中猛然间酸涩柔软。
 
    瞬时间做出了决定。
 
    放他们走吧!
 
    将他们还有四大家族从炮灰名单中剔除!
 
    这是云扬第一次动恻隐之心,主动将有助于己方的第三方势力剔除未来的战局之外!
 
    “但愿你们以后永远都能活得真实,活得纯粹。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默默地想着。
 
    “接下来,最多也就只还有三四天的安宁了。”
 
    “三天内,必须让他们全员离开,再迟,局面就将彻底超出我的掌控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秋云山他们可以离开,可灵犀和兰姐又要应该怎么办呢?”云扬现在在考虑这个:“如何才能够保证她们的安全?”
 
    之前将她们留在云府,自然是为了确保安全。
 
    但计划纵使不如变化快。
 
    雪尊者一走,雷动天受伤,势必不能再住在外边,搬入云府之中。
 
    而随着雷动天的到来,殃及池鱼的风险系数大大增加!
 
    而云扬又势必不能赶走他们,这就导致了一个重大变故:等四季楼卷土重来,云府,将成了一个明晃晃的目标。
 
    自己与雷动天的接触,让自己再也躲避不开四季楼的针对目标。
 
    自己想要利用雷家的力量来对付四季楼,就一定避免不了这样的利害关系。
 
    而四季楼再次前来,除了雷霆万钧,精锐尽出来势汹汹之外,攻势必定空前。
 
    刀尊者的陨落,肯定会引发四季楼的空前震动,云扬估计,要是严重一些的话,甚至年先生本人都会亲身到来!
 
    到时候小小云府,如何能抵挡如斯雷霆来袭!?
 
    水无音已经催促了自己不下一百次。
 
    赶紧撤离!
 
    赶紧撤离!
 
    但,自己将局势谋划到了现在,却怎么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候撤离?
 
    自己不但不能走,而且还要一直待下去,确保双方不会有转圜的余地,否则只会两面开罪,局势失控!
 
    云扬皱着眉头,深深思索。
 
    “云兄弟,你在想什么?怎地一脸的思索状?”雷动天的声音很温和。
 
    “我在想……我表姐表妹正在我家作客,我如何能保证她们的安全,现在送她们离开已非是上策,以四季楼的惯常行事手段,往往会针对主要目标身边的亲朋故旧,雷兄乃是他们的主要针对目标,那么,穆老爷子还有我都会是他们的针对选择,现在还要将我的表姐表妹也加进去……”云扬似乎神思不属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恩,这确实是一个问题。”雷动天点点头。突然间心中一震:表姐表妹?
 
    “什么表姐表妹?”雷动天突然起了疑心。
 
    “原本就打算让你们认识了,那不是来了。”云扬站起身:“表姐,表妹,来,我给你们介绍个好朋友,人中之龙,世之隽才。”
 
    月如兰与计灵犀联袂到来,好奇的眼神齐齐落在雷动天身上。
 
    雷动天跟两女一招眼就立即没兴趣了。
 
    这两个云扬的表姐表妹……身段倒是不错,只是这一张脸,这皮肤……怎么这么难看?
 
    竟是典型看身材想犯罪,看到脸想正当防卫的那种!
 
    “这位就是我跟你们提到过的雷公子,俊朗出尘、一表人才吧?哈哈。”云扬哈哈笑着,热情介绍。
 
    计灵犀与月如兰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,同时上前,一派亲热状。
 
    雷动天咳嗽两声,干笑道:“两位……呃,小姐好,咳咳,我身上有伤,这个……不好意思。”
 
    居然逃跑一般的回了房间。
 
    不跑不行啊。
 
    看云扬那一副媒婆的嘴脸,一张嘴就称赞哥们的好词,万一他是打算要将他的表姐表妹介绍给我,那还了得,那还不如杀了我呢……
 
    “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计灵犀与月如兰纵然是心情沉重,却也忍不住偷偷笑起来。
 
    看向雷动天离去方向的眼神中,更充满了鄙夷之意。
 
    或许你不知道,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我们,就是你一门心思想要抓回去的计灵犀和月如兰吧?
 
    之前两女虽然心中已有成算,料想那雷动天必然会对自己两人如今的容颜避之唯恐不及,但雷动天于两女可谓是梦魇一般的可怕存在,纵使面上如何镇定,不动神色,心下未尝不惊不怕,可是现在,却恨不得多戏弄戏弄这个混蛋,以报之前之仇!
 
    “纨绔之徒!”
 
    月如兰给出了她对雷动天的评价:“丧心病狂,毫无人性;却又对这世情全然懵懂,一味的刚愎自用,全然自我中心本位的纨绔之徒!”
 
    计灵犀哼了一声,道:“该死之人!”
 
    云扬淡淡地笑了笑。
 
    他对雷动天的观感倒没有两女那么极端。
 
    虽然在他心中,雷动天也是必死之人。
 
    但不代表云扬对雷动天做出最客观的评价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